且努力去做:马云的观点是

1997年,李连杰事业如日中天,而他在内心已经停止了追求。李连杰说:“坦白讲,1997年之后,我就没在正行上敬业过,那年我34岁,开始想人生的目标是不是错了。”走红,继而带来名利,是演员的价值体系,但李连杰看到身边的朋友有为几万块钱烦恼的,有为几千万烦恼的,还有数十亿、上百亿烦恼的,其间的区别只是量。“金钱、权力再多也保证不了你健康、快乐,名利解决不了生老病死、七情六欲带来的问题,那时候我就认定这条路不是我的方向。”

李连杰所谓的业余生活是收藏佛珠、手串,他叫“玩珠子”。而龘藏的创始人,是一帮一起玩珠子的淘宝店主。“起初是帮美国朋友找珠子,结果我一发不可收地掉进去了,受限于公众人物身份很多地方不方便去,我就上淘宝买,结识了一批事业之外的好朋友。”李连杰说,这个爱好不掺杂功利目,单纯而忘我,有一次在香港趴地下挑珠子整整六个小时不觉得累,同来的朋友叫他的名字还被店里的其他顾客白了眼,不信李连杰会到这种地方来。

这就是李连杰在活动上特别“话痨”的原因,帮年轻人创业比电影大卖更令他兴奋。他说:“这帮年轻人,都不富裕,开始拿着几千元钱创业,经过十多年做大了,又乐于把所得收获拿出来帮助别人,看到他们的成长我特别高兴,帮助别人成功比自己成功爽很多。”

李连杰透露,十年前已经决定退休,好朋友马云对他说,“不行,你得再干十年,利用你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多搭平台帮助年轻人。”李连杰深深认同,且努力去做:“马云的观点是,数据时代之后是利他时代,你利益他人,自己一定会活下来。搭平台就是帮人解决难事,比如淘宝平台帮人解决了买东西难,打车平台帮人解决出行问题,龘藏这个平台帮人解决买收藏品上当的问题,今年下半年,大家会陆续看到这些年我帮忙搭的各种平台,把想得到的难事都帮人解决掉,我很开心。”

玩收藏的人少有不“打眼”的,“打眼”了花出去的冤枉钱被称为入门学费,而李连杰分外得意的是自己没交过“学费”。经验之谈?不是普通人能照方抓药的。一是赶上了淘宝时代,店主们都要靠信誉为生,收到货后能自由退换。二来,也是最重要的,有很多顶级专家帮李连杰甄别。“我看了相关书,觉得哪位作者写得好,就打电话到出版社联系作者,然后约他们见面,请他们把一生的经验传授给我。所以,初入门的学费我没怎么交,弯路也走得少,但这是公众人物的便利,怎么帮普通人也少交学费?于是,我的这帮小伙伴创立了龘藏,在专家和收藏爱好者之间搭一个平台,大家可以互相交流。要上当除非专家们一起‘打眼’了。”

李连杰从此踏上寻找人生目的的旅途,“过程中我长出一双翅膀,慈悲和感恩。很多人问我拍戏、做事的理念,我没有理念,只有两句话:你成长一定是别人帮过你;你记住将来成功时一定回馈社会。感恩、承担、分享,一代代人记住这六个字就可以了。其他的没有了,作品一定会过去的,我名气再大,50多岁拍个作品给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看,一定不看的,这很正常。”

龘(音同“达”)藏是一个为收藏爱好者推出的艺术品交流及竞拍平台的app,在手机客户端同时实现了竞拍直播、线上交流及展示等功能。为龘藏站台,李连杰不似一般明星捧场商业活动,只走个过场,他甚至比在电影发布会上还要认真尽职,活生生成了“话痨”。捐赠仪式时的对话环节,一人独讲了将近一小时,之后再接受采访,记者一个问题,又勾出半小时的开场白,他也笑言:“你们没见我这么能说过,这里,属于我的业余生活。”

久未露面的李连杰昨日出席龘藏公益竞拍捐赠仪式,所得80万善款用于资助贫困学校及家庭的儿童。活动后接受采访,言及电影,李连杰语出惊人:“坦白讲,1997年后,我就没在正行上敬业过,那年我34岁。”李连杰透露,今年下半年他会很“忙”,要把自己正行以外的成果展示出来。